Skip to main content
TOP BANNER
PAGE BANNER

念力醫學「太極五行自我康復工程」

念力醫學「太極五行自我康復工程」

談談傳統中醫的非科學和現代西醫的偽科學本質


06年中國大陸掀起了一股有關傳統中醫是否“科學”的全民大討論,討論的雙方例舉了種種理由來論證中醫是否“科學”的問題,本來作為一項學術探討或學術爭論很正常,這有利於大家對中國傳統文化尤其是中醫藥文化本質的認識、加深對國家“八五規劃”中把“中醫藥文化”放到國家戰略發展高度的全民族的理解和認識無疑是一件好事。
可遺憾的是正常的討論很快就變了味,討論雙方演變成了互相扣帽子、打棍子,摻進了許多不應有的消極因素。反方(以方舟子、司馬南、何祚庥為代表的“反偽派”)對他們一竅不通的中醫藥理論本來就知之甚少,自然對純粹的學術討論沒有興趣,便以他們一貫的手法,掄起了他們最為熟悉、並屢屢得手的“打擊偽科學”的大棒,試圖把中醫以“偽科學”的名義一棍子打死。
正方(主張發展中醫藥文化的)在反方一頓“偽科學”的棍子下,也離開了討論的主題、回敬對方一個“民族虛無主義和妄圖否定中國幾千年來的優秀傳統文化”的帽子。
而張功耀的 “把中醫從中國醫療體制中剔除”的網上征簽名集活動,和宋正海的把“偽科學”一詞從科普法中刪除的網上徵集簽名活動,把正反雙方的辯論從學術討論一下子提升到了行政和法律幹預的範疇,致使辯論雙方的情緒達到了劍拔弩張,甚至“你死我活”的程度。
筆者作為中國傳統文化的深度愛好者,本也想參與這次討論,可幾度躍躍欲試而又止步,原因是:看到這種非理性的討論實在是很難有個結果。
尤其是“鳳凰衛視一虎一席談”的三期討論中,我們已經看不到一點學術討論的氣息。通過電視在全球華人面前所展示的是:為所有中國人所不齒的“臺灣議會”中惡語漫駡和拳腳相加的類似場面,以至於一些真正有學識、有修養的學者(如王魯湘等)在錄播現場,也只能無奈的搖頭,我想此刻的他一定也為自己坐在攝像機前感到無奈與汗顏!
為什麼一場正常的學術討論會演變成這般模樣?
我想除了學術界混進了一些本不該在學術界混的意識形態鬥士外,更為重要的是:國人對“科學”這個詞本身的理解偏頗有關。
科學主義思想在國人的思想意識中佔據了至高無上的地位。在一些人眼裏,只有科學的才是正確的,其他與科學無關的哲學、文化則統統是偽科學,就一定是錯誤的,必須將其打翻在地,再踏上一隻腳,讓他們永世不得翻身。其勢頭大有文化大革命中紅衛兵“破四舊”時的勁頭、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到底什麼是科學?什麼是偽科學?
如果連“科學”的定義都沒有統一,就去奢談“偽科學”這不是很奇怪的事嗎?!
綜觀“反偽派”這些年的行為和所謂的“成果”,我們不難發現:這些以“科學員警”自居的“反偽鬥士”們,這些年都反了哪些真正的“偽科學”。
司馬南、何祚庥在前些年大反人體“特異功能”,大反“氣功”,把這些當成“偽科學”來反,的確獲得了不少政治資本,以至於自我膨脹成今天的對天下事“無所不知、無所不曉”的“科技員警”,其實這也是與那些年中醫界、科技界的過分姑息、集體沉默分不開的。
比如:司馬南、何祚庥等揭露了一些假氣功師的騙人把戲,於是就把流傳了幾千年至今的“氣功文化現象,統統打成了“偽科學”;揭露了一些假冒的人體特異功能者的表演後,又把大批從事人體科學研究者打成了“偽科學”,甚至把所有人體特異現象全部打成“偽科學”。這似乎已經成為他們打偽成功的鐵案,司馬南、何祚庥因此而成了名聲大燥的“反偽科學”鬥士。
可大家有沒有想過,揭露混入氣功界的假氣功師的騙人把戲、揭露個別假特異功能者的表演,充其量只是一種打假行為,(本來無可非議,而且理應得到鼓勵和支持)可這和反“偽科學”沾得上邊嗎?
氣功尤其是道家養生修煉的哲學思想,從來就不是現代意義的“科學”,作為東方玄學的中國道家哲學體系,已經引起了世界範圍科技界、文化界和哲學界的研究興趣,但是這種“形而上”的哲學體系,從來就沒有人認為或者自稱是“科學”的,之所以引起當今哲學界和科技界許多人士的興趣,恰恰是因為:現代科學所面臨的許多問題、無法用現代科學的實證和量化得到正確的解釋,而恰恰在宗教或古代哲學中找到了合理的解釋或啟發。這是在中國既有著數千年悠久的歷史傳承、又有著極其深厚的群眾基礎的文化。
而文化不等於科學!也就是說文化本身非科學!
既然是非科學又哪來的“偽科學”之說呢?!
而“反偽鬥士”們連什麼是文化?什麼是科學?都沒有搞清楚,就匆匆忙忙地掄起“反偽科學”大棒,把數千年來根紮在中華大地的各種文化現象打成偽科學,這不是十分滑稽可笑嗎?
記得何祚庥在電視裏“義正詞嚴”地大講什麼:“中國傳統文化中90%以上是糟粕”,“中醫的核心理論陰陽五行理論是偽科學”等,看來這位反偽老先生真有些糊塗了。
這位以“科學代表”自居的“何院士”,能否回答你所統計的中國傳統文化有90%以上是糟粕是怎麼統計出來的?既然你已經用了90%這樣的科學統計用語,那就請你把統計的方法公佈于眾,向公眾講明白:哪些屬於90%,是糟粕!哪些屬於10%不到是精華呢?否則你可真成了拉起“科學”的大旗,包著自己,去嚇唬別人的、典型的“偽科學代表”了!
還有中醫核心理論中的陰陽五行學說,本來是我國的古代聖人:用中國道家哲學思想特有的智慧,用陰陽學說,揭示和解釋宇宙中各種事物運化、消長,轉換的規律描述,而人體生命系統本來就是一個小宇宙,還有數不清的奧秘有待人類去逐步認識。我們的中醫老前輩,根據道家哲學體系中的太極思維,用陰陽五行學說來解釋人體生命這個巨系統,並在數千年的實踐中加以驗證和發展,使之不斷完善和系統化。
這是對人體生命系統兩大領域(軀體和心靈)的宏觀認識。從某種意義上說:是對人體生命最早的系統論認識。較之現代西方醫學、單純依靠實驗解剖學(只有軀體)來認識人體生命要宏觀、全面、正確的多。
陰陽五行學說的確不可能被簡單的量化,更無法被實證,因為她是一種思維方法,屬於哲學範疇的思維方式,根本不是科學所能函蓋的領域,所以是“非科學”的。
既然是非科學,又哪來的“偽科學”之說呢?
而正方一聽到有人說“中醫是偽科學”,就沉不住氣了,非要向反方證明中醫療效的確切有效,以證明中醫理論是科學的,陰陽五行理論是科學的。
這可能嗎?
非科學就是非科學,為什麼非要帶上“科學”的帽子呢?
要知道有效不一定就科學,科學也不一定都有效!
科學不是真理!科學本身就是在不斷的被否定中發展起來的。
正方這樣做的結果反倒幫上了“反偽派”的忙,為他們全面否定中醫藥文化提供了口實。“反偽派”正好拿西方醫學的實證、量化,統計學統計等“科學”規則來套你。你們不是說中醫科學嗎?“反偽派”張開了“偽科學”的大口袋,等著你自己硬往裏鑽!
是的,我不否認西方醫學利用實驗解剖學來觀察人體,對人體生命系統的物質領域(軀體)加以實證的研究是科學的,他的確使得西方醫學的學生們,能夠更加直接地接觸到人體生命物質領域的各種組織結構。
可遺憾的是:雖然西方醫學對軀體的實證觀察是科學的,但對於人體生命的整體認識卻是不完整的,甚至可以說是表像的,存在著有巨大的缺陷,對生命的整體解釋更是錯誤的!
由於現代科學的研究不能離開實證和量化,離不開實驗結果的統計學統計,作為現代科學的派生機構——現代西方醫學自然也必須遵循這個原則。造成了西方醫學對人體生命的研究,永遠只能停留在可以被實證、量化的物質軀體的研究上。
換句話說:現代西方醫學只能面對一堆已經失去生命的“肉”去研究人體生命。即便是到了基因時代的今天,也永遠只能停留在對物質的研究上。
然而人體生命現像是永遠不可能只依靠對軀體的物質研究,就能得到真實的理解和解釋的!
記得初到美國時,我經常與一些在美國從事自然科學的研究人員一起閒聊,其中不乏在各自的研究領域頗有造詣的學者教授,當我談起“念力醫學”用太極思維認識人體生命:“人類生命與萬事萬物一樣,也是負陰而抱陽、有陰陽兩大部分組成,兩者相輔相成,缺一不可,否則生命就會解體”時,便有人問:有什麼證據(資料)可以證明?
我只能笑著說:這還用證明嗎?難道你沒有思想、意識、情感嗎?你們誰認為人類或者其他生命體沒有思想、情感、意識呢?
我想任何人都無法否定你自己有思維、意識、情感,因為這是每個人(活著的人)自己都能感知得到的客觀事實!即便無法被現代科學的實證、量化所驗證,也是無法否定的客觀事實。
因為只要是活人,都能感覺得到!
可又有哪位科學家能用現代科學的方法來證明:思維、意識、情感是什麼形狀?有多大、多重呢?
誰又能回答這些非物質的生命要素、在物質領域屬於什麼元素呢?
我看誰也無法回答!即便是自以為百事通的反偽鬥士們,也無法否定和回答這個問題。
那麼,既然每個活著的人,都存在思維、意識、情感,而我們的現代科學卻無法在實驗室中觀察和發現,更無法用科學研究必須遵循的實證、量化和統計學統計的方法去驗證,難道就可以就此得出人類的思維、情感、意識也是“偽科學”嗎?
這就證明瞭“現代科學”的局限和現代西方醫學的局限所在。
現在大家都知道情緒對健康的直接影響,臨床上出現的許多慢性疾病大多產生於不健康的心理原因,即便是西醫也無法否定。儘管至今西醫還在固執地、試圖在實驗室裏找到各種疾病發生的物質原因,但大量由於精神因素導致的疾病,已經使得西方醫學的研究方法感到了極大的困惑,甚至可以毫不誇張的說:現代科學在人體生命科學的研究上,碰到了無法逾越的障礙!
因為精神因素導致的各種慢性疾病,是永遠找不到致病的物質原因的!
使得現代西方醫學在慢性疾病的治療上,始終處於無所適從的尷尬中,找不到病因就找不到消除疾病有效方法。
可如今,西方醫學一統天下,在“科學至上”影響下,大量慢性疾病患者出於對科學、對現代西方醫學的迷信,自然首先到代表“科學”的現代西醫醫院去求治。於是自譽為“代表科學”西方醫學只好採取“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辦法應付慢性疾病患者。造成慢性疾病患者不自覺地接受西醫的欺騙療法。儘管吃藥無數,可疾病卻永遠無法康復、藥物的反作用愈演愈烈,因藥物導致死亡的人數上升到各種死亡原因的第三高位(2002年美國醫學協會雜誌公佈)。使得一貫以科學自居的現代西方醫學,在治療各種原因不明的慢性疾病領域,背叛了科學的精神,充當了真正的偽科學角色。
如對付各種疼痛性疾病,現代醫學除了讓患者服用大量含有極大副作用的止痛藥(最近美國藥檢局公佈禁止一大批止痛藥的使用)以外,只能在激素和抗生素之間來回選擇;神經衰弱、失眠症,本來屬於心靈情感類疾病,現代醫學就開出大量麻醉腦神經作用的所謂鎮靜劑;更有甚者,對於許多功能性疾病,如心血管疾病、糖尿病、慢性腎炎、呼吸系統疾病……等,現代醫學採取的不是在如何使臟腑功能恢復正常上下工夫,而是用藥物去解決因臟腑功能失常所導致的某些指標(資料)的不足或過量,用藥物去取代本來不正常的臟腑功能,使患者長期依賴藥物、致使不正常的臟腑器官被藥物長期取代而退化、萎縮直至完全衰竭,再動員你換一個他人的器官,請問這樣治病科學嗎?
這不是披著“科學”的外衣,行偽科學之實是什麼?
在現代醫學的“科學”定論中,有多少疾病被稱為“不可逆轉和必須終生服藥”的,患者有病求醫,是為了治好病、能恢復健康!而“必須終生服藥”的“科學”定論,無疑是徹底剝奪了患者恢復健康的可能性。其含義不言而喻,那就是凡是現代醫學認為不可逆轉的慢性疾病患者,將永遠失去健康,不可能再康復,更不可能成為一個健康人,這就是現代西方醫學的“科學”定論!
可悲的是,這種的不近人情的定論卻被認為是“權威”、“科學”的,被大多數人們廣泛接受。
有些不接受“科學”判決的患者,採取非主流的其他醫學手段或通過自我康復的方法得到了康復,也被主流的西方醫學專家簡單地斥責為:不可能!“偽科學”甚至“騙局”。客氣一點的也以沒有科學依據、沒有統計學意義而被排斥。
西方現代醫學的霸權由此可見一斑!
事實果真如此嗎?
讓我們一起來回憶一下2003年起始於中國廣東的SARS全球風波:
在“非典”發生的前期,以西醫為代表的醫療機構,在治療非典期間,大批患者不治身亡,又有數十位醫務人員在搶救病人中被感染甚至死亡,西方醫學的醫護人員奮不顧身的搶救非典病人,的確上演了一幕幕 賺人淚下的感動場面,當“非典”流行隨著氣候的變暖逐漸消退後,全國人民來不及回頭思考事情的原由,盲目地沉浸在“我們勝利了!”的喜悅時。
大家有沒有想過:在非典消失後的第二年,世界衛生組織官員為了讓人們警惕第二年冬季“非典”捲土重來、而對外宣佈的“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找到治療非典的有效藥物”。
我們不禁要問:既然沒有找到治療“非典”的有效藥物,那“非典”期間,代表“科學”的西方醫學、用大劑量的抗生素和類固醇治療“非典”的科學依據是什麼?
當臨床上發現各種抗生素對“非典”病毒毫無效果、大劑量的類固醇(激素)根本無法控制“非典”病毒時,最為“科學”的西方醫學,依然在使用已經被證明毫無療效可言的抗生素和類固醇,造成了同樣的悲劇在北京、香港、臺灣、以及其他國家重演。
有多少疑似病人在接受西醫的“科學治療”後死亡,死亡後解剖才發現根本沒有感染“非典”,患者純粹是死於藥物的反作用(香港最後一批死亡病人經屍解後證實)。即便是一些患者依靠自身的免疫力和自愈力,挺過了“非典病毒”的肆虐,但由於治療期間大劑量抗生素和類固醇的過量使用,產生了嚴重的後遺症。
“非典”期間,由於科學的局限和現代西醫的束手無策,很快造成了全球性的恐慌,大量國際、國內航班取消,許多大型國際會議被無限期地延後,旅遊業、餐飲業、娛樂業出現了前所未有的蕭條……!
這就是新世紀西方醫學在抗擊大規模流行病時,代表科學的現代西方醫學、“偽科學”本質的大暴露。
與此同時,廣東中醫院以鄧鐵濤為首的老中醫,接受了一百多名“非典”患者,不但無一死亡,而且康復後沒有任何後遺症,中醫院醫護人員也無一例被感染死亡的。
可由於中醫治療沒有統一的藥物,藥量也不按照科學的要求、進行統計學來規範,每個患者在接受治療期間,中醫院的醫生們根據患者出現的不同症狀,按照中醫外感理論,採取了對不同患者辨證施治的方法,這顯然不符合現代醫學要求規範、量化的科學要求,儘管取得了西醫望塵莫及的效果,但至今鮮為人知。除了中醫院醫護人員感到委屈和憋氣外,衛生主管部門至今無人總結,更無人推廣。
“在我們勝利了”的歌聲中,西醫代表人物迎來的是鮮花和榮譽,而在抗擊“非典”中做出重大貢獻、展現巨大療效的廣東中醫院的醫生們卻被人們淡忘了。
在這裏我必須指出:廣東中醫院在治療“非典”時所採取的方法,的確是“非科學”的。表現在藥物不規範,劑量不統一,甚至每個人的用藥都不相同上等。這的確不符合“科學”的要求。廣東中醫院的中醫師們,是按照中醫固有的“以人為本,辨證施治”的哲學思想進行治療的。
按照方舟子、張功耀等人的說法:怎麼治療好是說不清楚的,即便鄧鐵濤等老前輩有用陰陽五行的中醫理論向他們解釋,結果依然是沒有科學道理!因為不能對他們所使用的方法或藥物進行所有患者都一樣的規範治療,那還是“偽科學”!
如果廣東中醫院遷就了“科學”的原則,也對所有病人採取同一標準,同一藥物、同一劑量來治療,也許可以被認為是符合“科學規範”的,即便是以患者的死亡為代價,那也會被方舟子、何祚庥、司馬南等反偽派認為:那才是科學的!
至於病人能否治好?治死了多少人?康復的病人出現了多麼嚴重的後遺症?這些都並不重要,只要符合科學的規範,就是最好的,否則就是“偽科學”,就該被打倒!
記得改革開放初,圍繞中國改革開放也曾經出現過很大的爭論,爭論雙方互不相讓,後來靠的鄧小平的白貓黑貓理論,明確了“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結束了這次大爭論,致使中國的改革開放政策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
在我們的醫學和健康領域,“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難道就不靈了嗎?
在“非典”期間,廣東的中、西醫為了應付突如其來的SAES,各自擔負起了醫護人員救死扶傷的神聖責任,儘管當時大家都把搶救患者作為醫護人員的最高目標,沒有精力去思考其他問題。
但事過境遷的今天,當我們再度回想起那些歲月,重新審視“非典”期間,中、西醫在對待疾病的不同思想所產生的不同效果,難道還不能使我們有所覺悟嗎?
其實,廣東中、西醫在治療非典的期間,無意間展開了一場傳統中醫和現代西醫在治療傳染性疾病上的大較量。這是一場從醫學思想到臨床手段、實際效果間的大較量,結果以“非科學”的中醫藥文化大獲全勝而收場。
在預防預防非典的流行和蔓延上,廣東省的廣大民眾,用極其樸素的中醫理念,自發地搶購板藍根、黃老吉、陳醋、羅蔔湯等來預防。當時西醫專家在報紙上大聲疾呼:這些東西不能防止非典,並一再告戒民眾:“沒有任何科學根據!”
但事實是廣東省的疫情很快就得到了控制。三月份,正當香港因“非典”而風聲鶴淚,繼而北京也出現大規模疫情,可廣東省卻已經恢復了正常。
在中醫院成功治癒一批非典病人後,廣東的西醫表現出少有的謙虛,迅速引進了中醫院的成功經驗。把中醫的治療方法吸收到西醫臨床上,採取中西醫結合治療方法,醫院裏面“非典”患者不再死亡,醫護人員也不再感染了。
在此以後,廣東省居民生活完全恢復正常,大街上看不到任何人帶口罩。娛樂場所又出現平時的繁榮,各餐館裏依然是人滿為患。(此間,我正好從美國回來,到香港講學,為瞭解非典疫情,多次穿梭與省港之間,並寫下了兩篇有關非典的文章,題目是:“SARS全球風波與疫地實探引起的思考”;“應對大規模突發事件的人為心理對策”;有興趣者可以到“念力醫學網”科研動態一覽中查閱,網址:www.wishchina.net。)
“非典”過去了,病毒專家又提出了“禽流感”將造成全球大流行。恰不談這種推斷的合理性和科學性到底有多少,假如有一天“禽流感”真的開始在人間流行,我堅定的相信,我們的中醫、氣功都將會展現出遠優於西方現代醫學的療效。
在鳳凰衛視的某場辯論中,反偽派代表張功耀和方舟子“義正詞嚴”地質問正方幾位老實憨厚的老中醫,例舉了數十種中藥被檢測出來有毒性,以此證明中醫是“偽科學”,必須退出中國現行的醫療體制。
我實在為這些自封“科學員警”的無知感到遺憾,請問:你們所極力維護的、代表“科學”的西醫藥,哪一種藥沒有毒性、沒有副作用?
多年來被“科學方法”研製出來的西藥,至今被禁止的已有上千種至多。這些被禁止使用的藥物,都是經過了各種科學程式的“嚴格”審定而推向市場的,曾以“最科學”的新藥、特藥身份在世界各地的臨床上應用,導致了多少患者因此失去健康甚至寶貴的生命為代價,才換來了被禁止的結果。按照你們的觀點是否也足以證明:現代西方醫學是典型的偽科學呢?也該讓西醫從現行的醫療體制中剔除出去呢?!
尤其在癌症治療領域,現代西方醫學所規範的癌症治療、除了手術以外的放療和化療,被全世界的西醫奉為治療癌症的經典,更是一個世紀驚人的大騙局!
國內西醫界的“腫瘤專家”,也許至今還不瞭解“放射性治療”和“化療”的起始原因,其實“放療”和“化療”並不象方舟子、何祚庥等“反偽派”所宣稱的:現代西方醫學的藥物都是經過科學定量的統計學研究的。
1995年美國出版了一本揭露西醫界許多鮮為人知黑幕的書,書名叫《還我健康(Reclaim to our health)》,書中公開揭露了“放射性治療”最早被用來治療癌症的動機,居然是美國政府為了降低社會輿論對反對核能作為軍事用途的研究、而硬找出來的和平用途。然後通過政府和利益集團的力量,迫使保險公司將其列為合法的癌症治療手段,由保險公司支付費用,從此放射性治療雖沒有實際證據證明能夠治療癌症,但仍然是目前癌症治療的主要手段。

而“化療”在癌症治療上的最初使用,居然是二戰時的化學武器藥劑,同樣沒有經過臨床實際的療效驗證,只要保險公司同意支付,醫生就會向病人推薦使用。
幾乎所有臨床醫生都知道這兩種方法不可能治癒癌症,可由於種種原因,他們只能採取欺騙患者的說法,用“可以延長生命”等謊言來搪塞患者。
書中提到:美國對進行放、化療的臨床醫生的問卷調查中,問這些醫生:“如果他們自己或親友得了癌症,是否願意接受放、化療”?調查的結果出人意外,絕大多數醫生都不願意。理由是他們自己從來沒有見到過真正被治好的患者,而接受放、化療的患者的痛苦實在是太可怕了!
類似的例子不勝枚舉!

文章寫到此,似乎有以偏蓋全的嫌疑,其實我並非全盤否定西方現代醫學,西方醫學在搶救急性病人的生命,在工傷、車禍等物理損傷時的搶救,和中毒、細菌感染等疾病,無論從診斷到治療都有一定的優勢,是名副其實的科學!

但在治療更多的慢性疾病領域,犯了方向性的錯誤。如果西醫的衛道士們非要以科學的外衣加以保護,那我只能不客氣地說:西醫在慢性疾病領域的治療思想和方法是典型的偽科學!甚至是世上最大的騙局!

之所以用了騙局這個字眼,絕非感情用事,大家也許並不瞭解,在現代醫學最發達的美國,全美著名醫學院校的絕大部分設施和研究經費、幾乎都來自各大醫藥公司的贊助。因此美國醫生協會利用各種手段極力排斥西醫以外的醫療方法的研究和發展,以保護和滿足西醫、西藥這兩個龐大的利益集團的共同利益。此類黑幕在美國已經有很多人著書予以揭露,其中不乏大牌西醫專家反戈一擊、親自著書揭露黑幕。

直到1998年美國民主黨總統克林頓迫於民眾醫學現狀的不滿的壓力,排除了來自利益集團的幹擾。親自下令通過了患者有權自己選擇醫療手段的法令,各種選擇性醫療才得以蓬勃發展,使美國醫療界呈現出一片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良好局面。

西方醫學誕生至今,除了較為科學的外科手術搶救病人和部分解決了一些細菌感染疾病以外,近百年來所有慢性疾病至今無一得到實質性的進展。“終生服藥、不可逆轉”一方面揭示了西方醫學在慢性疾病治療領域的不思進取的偽科學本質,另一方面是否存在為了保護利益集團的既得利益而有意無所進取呢?

文章的最後有必要提醒國人注意:

利益集團無孔不入,由於美國各種選擇性醫療的崛起,導致了從98年開始,全美國到正規西醫看病的總費用首次低於到各種選擇性醫療看病的總費用,而且這種趨勢還在逐年擴大。加上美國藥檢部門去年宣佈禁止使用一批正在生產的西藥,使藥業集團的銷售額銳減。不少美國跨國藥業集團目前處境艱難,許多中小藥廠紛紛倒閉,大藥業集團也在不斷裁員。
一些醫藥公司紛紛把目光轉向其他西醫獨霸天下的國家尋求生計。而中國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也是美國醫藥集團眼中最大的市場,同時又是西醫霸權最突出的地區,自然是他們轉移陣地的最佳選擇。

筆者可以負責任地講:已經有一些美國醫藥公司把在美國研究不下去專案,以“美國最新技術”的名義進入中國,並在深圳、上海等地註冊活動。而把“中醫從國家醫療體制剔除”的提議,正是在這種大的國際背景下提出的。

我們有理由懷疑:某些有著美國生化公司背景的海龜,正在利用某些國人迷信現代西醫愚昧心態,利用反“偽科學”名義,挑起了一場全面否定中醫藥文化和中國獨有的、道家養生健康的哲學體系,旨在扼殺中國在醫學領域的自主創新,以便在理論上奠定基礎,為跨國西藥集團全面入侵中國掃清障礙!

警惕呀!!!

2007年1月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