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TOP BANNER
PAGE BANNER

念力醫學「太極五行自我康復工程」

念力醫學「太極五行自我康復工程」

何斌輝簡介


image

何斌輝,世界自愈力及念力研究院(亞太區)終生榮譽院長及念力醫學「太極五行自我康復工程」、「太極五行功」始創人,1948年生,浙江紹興人 (中國太極門48代傳人)**與中美著名學府合作.實驗科研成效卓越**何斌輝先後與北京大學、中山大學、汕頭大學、中山醫科大學腫瘤研究所及美國新澤西醫科大學、美國賓州州立大學、美國榮軍醫院戒毒所、美國肯塔基癌症研究所……等專家、教授合作,進行了大量的科學實驗,獲得了可喜的突破性成果。特別要提的是何老師和中山醫科大學腫瘤研究所合作,成功進行了氣功抗癌的動物實驗,經三次重複試驗,科研結果表明了:經何老師發功後的小鼠肝癌,其抑瘤率與對照組、摸擬組相比,有非常顯著的抑制作用。三次實驗的抑瘤率分別為70.3%、79.8%、78.7%,在電子顯微鏡下觀察經何老師發功後的癌細胞明顯縮小,細胞核內陷破碎、染色體濃聚、線粒體腫脹混亂,呈空泡並出現凋亡等現象。**念力非空幻.科驗成效有績可據**在美國賓州州立大學,何老師與北京大學及新澤西醫科大學的教授們合作,在美國著名化學家、美國科學院院士菲力史加爾博士(Professor Philips Skell, member of U.S.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 and Professor of Chemistry Department of 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 U.S.A)的親自觀察下,成功進行了「氣功意念改變蛋白質大分子構像」的科學實驗,經過多次重複實驗,證明氣功外氣及意念力可以改變蛋白質的大分子構像,並具有高度的重複性,該項研究的論文已經在美國發表 (The Effect of External Qi of Qigong on Biomolecule Conformation (Report 3), a paper presented at “Bridging Worlds and Filling Gaps in the Science of Healing.” Hawaii, November 29 – December 3, 2001) 。期間,何老師還進行了「念力催眠小白鼠」、「念力抑制乳腺癌細胞」、「念力抑制、助長愛滋病病毒」等實驗,都獲得了令人振奮的進展。詳情可參閱本院網站。何斌輝.念力醫學發展年事表1988年,何老師根據自身數十年煉功的體悟,創編了旨在治病療疾的醫療氣功「中國太極五行功」。經過多年氣功臨床的艱苦研究和探索,使數千名晚期癌症患者,借助他創立的氣功抗癌理論及系統方法走上了康復之路,更使大批慢性病患者迅速恢復了健康。2000年─何老師赴美國進行科研,並在美國發起成立了世界自愈力及念力研究院,先後於加拿大、香港等地相繼成立世界自愈力及念力研究院分院,推廣普及其念力醫學思想及「太極五行自我康復工程」,使大批頑疾及慢性病患者重踏健康大道。2004年8月─美國華盛頓「世界醫學氣功高峰會議」上,何老師宣讀了題為《念力調控——人類主動掌控自身自愈力康復疾病的核心途徑》的演講,並首次提出「念力醫學」的全新概念。「太極五行功」經過了近二十年的艱苦探索,逐步完善了康復各種疾病的理論建設,完成自身發展的第三次飛躍─由起步的「中國太極五行功」發展為「太極五行自我康復工程」,再越上了《念力醫學》的新台階!2006年6月26日─何老師被邀請到北京出席世界醫學氣功會第四屆會員代表大會暨第五屆世界醫學氣功學術交流會,就《氣功康復醫學的基本思想》題目發言,得到了與會者的熱烈好評。2006年6月28日─何老師被選舉為世界醫學氣功學會第四屆理事會理事、常務理事和專家委員會委員;相信日後更可在中國及世界各地弘揚《念力醫學》的精神。\*\*何斌輝回應什麼是“氣功”? \*\***何斌輝**什麼是氣功? 作為自身修煉四十餘年,並創立醫療氣功太極五行功系列的我,似乎從未想過這個問題。是啊,在中國、在古老的氣功發祥地,大多數修煉者都未曾想過、也很少有人問及這個問題。記得1995年10月,在北京召開的“中國科協第二屆青年學術年會——迎接氣功科學的新世紀”上,一位來自上海的學者在大組討論會上,十分嚴肅地提出要給氣功下一個準確的定義,引來的卻是哄堂大笑,誰來定?!怎麼定?!氣功所包含的內容實在是太廣了,它包涵了中國數千年來儒、釋、道、醫、武五大門派中數以萬計修煉法門和無數功法流派。這是中國五千年文化的積累、又是實踐今天,要想給氣功下一個大家都認可又恰如其分的定義,談何容易。五十年代初,劉貴珍老前輩不經意的將其 統稱為“氣功”後,後人約定俗成,延用至今,且為後人留下了一個永遠無法統一的難題。期間確有不少人曾試圖為氣功下個定義,但終因無法得到氣功界眾多流派的認可,知難而退。“氣功”這個特定的專用名詞,對它的解釋將變成千古懸念。儘管“氣功”的定義無法界定,但是在中國只要提到氣功,可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至於氣功的內涵自然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很少有人非要搞清楚什麼是氣功!大家心知肚明也就罷了。可今天,當我站在美利堅的國土上傳播氣功醫療,情況就不同了,這裏的人們非要刨根問底的搞清楚“什麼是氣功?”打開美國各類氣功網站,其數量之多早已超過了氣功王國——中國。令人驚異的是各網站的版主,並不忌諱給氣功下定義,幾乎所有網站 都開宗明義地在第一版上登出了:什麼是氣功(What's Qigong?)的回答。有把太極與氣功等同的、有把中醫推拿當成氣功的,有把中 國的武術說成是氣功的,這些理解儘管十分幼稚也很牽強局限,但總歸還是把氣功和中國的傳統連在了一起。而有些解釋實在是令人啼笑皆非了,如把氣功說成是一種純粹的放鬆運動;還有人乾脆把西方的催眠術與氣功劃上等號;更有不少美國人已經開辦氣功中心,定期招 生傳授氣功,教授的內容只是讓人不斷放鬆,再配上一些媚媚動聽的的自然音樂,便算是在教授中國氣功的“上層靜功”了。而一些動功 的編排更是讓人難以接受,有的肢解幾個四不象的武術動作,拼在一起便算一套動功;還有人受到中國佛門“法無定法”的“啟發”,乾 脆隨心所欲地將一些肢體動作硬湊在一起,起個中國的名字,就開始辦班傳授了。如此種種、不一而足,“氣功”被人們搞得面目全非,究其原因,問題的根源自然是出在對中國氣功的概念不清上。本人身為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的理事並兼任科普工作委員會的委員,在全美氣功協會的年會上,有人希望我講一講氣功的定義;在全美選擇性醫療治療癌症的 學術會議上,又有人希望我在演講“氣功抗癌的理論與實踐”前,能先向美國的醫生們介紹一下“什麼是氣功?”,我在北美各地的講演 中,更時不時會有些朋友問及“什麼是氣功?”這樣的問題。看來我是無法回避這個我最不願意回答的問題了,中國有句古語叫:“趕鴨 子上架”,今天我才意識到這句話的真實涵義。什麼是氣功?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首先必須瞭解“氣功”這兩個字的由來。“氣功”這一專用名詞,是在五十年代初劉貴珍先生創辦了中國第一所無藥康復的療養院時提出來的,他試圖將中國古代數千年來逐漸形成的“儒釋道醫武”五大門派裏的各種修煉術中行之有效的方法,用於各種慢性疾病的康復中。並將療養院稱之為“氣功療養院”,“氣 功”一詞便正式被引用。然五大門派,功法繁雜、門派眾多又各具特色,僅道門就有三千六百個有傳承的修煉法門、佛門更有八萬四千種 修煉法門。且各門各派其修煉的目的又大相徑庭,故中國氣功界對“氣功”本身的稱謂,頗多爭議,至今未能統一。而各正宗門派,是門派先人數千年來親身修煉、親證親悟的實踐積累,其中有經驗、有教訓,經過數千年的不斷完善而形成的各種獨特的修煉術,供門派內部傳承。因此門規森嚴,極其保密。有些門派先師雖也著書立說,但書中關鍵的修煉方法及功境往往都用詞隱晦,似是 而非。門外人單憑看書實在是無法領會其真實含義的。古中國功夫界歷來有“假傳萬卷書、真傳一句話”之說。有些正宗門派甚至嚴禁著 書立說,為防止所傳非人,師傅傳授時採取獨脈單傳,所謂道不傳三便是此意。中國修煉界自古到今歷來有“修道者多如牛毛、得道者鳳 毛麟角”之說。可見今人所說的氣功並非簡單的放鬆運動和肢體鍛煉可以代表的。古代氣功的形成、傳承與當時當地的文化、宗教、政治、人文、哲學密切相關。因此我認為:“氣功”首先是一種文化現象,是一門文化 ;同時氣功修煉強調人與自然的和諧,修成“天人合一”的境界,用各種特定的修煉法門,達到鬆中求靜、靜中生定、定中生慧、慧中生靈,靈中出神。從而領悟自然生命、宇宙人生以及萬事萬物的演化規律,因此氣功又是一門哲學。醫療氣功,用各種特定的意識,在練功中接通人與自然的能量及資訊渠道,淨化心靈,釋放壓抑,舒緩心靈的扭曲;可以建立心靈與軀體的對話、與疾病的對話,通過練功可以不斷提升修煉者的意念力,用於直接調控病、改變或消除疾病;練功時產生的“真氣”(生命的 能量)不斷積累增加,並按照自身的運行規律,在修煉者體內運行,可以有效地疏通各種氣滯及血淤,體內真氣運行,清升濁降,可以有效地排除體內毒素。醫療氣功的修煉可以達到表本兼治,使來自身、心兩方面的疾病得以有效的康復。因此醫療氣功是一門理想的、沒有 反作用的、有待開發的新興醫學。這是一種沒有藥害、沒有反作用、不會誤診誤治的、宏觀全面修復身體各種疾病的綠色醫學。因此,氣功又是一門新興的醫學。氣功修煉中的各種令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的氣功及人體特異現象,將促使科學家們對現行的科學理論、定律引起反思;使人類對自身的思維、意識重新認識並開發利用,由此將引發現代科學的重大突破。因此,氣功是一門引導人類進入全新領域的新興科學。寫到此,我似乎已經給氣功下了定義,我知道這依然無法滿足不少人希望得到簡單明瞭的要求,但勉為其難的我只好說一句:大家各取所需、只好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x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