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TOP BANNER

念力醫學「太極五行自我康復工程」

念力醫學「太極五行自我康復工程」

甲狀腺

劉鳳娥

鼻咽癌後遺症及甲狀腺素異常康復案例
香港學員﹕劉鳳娥                文員

自2002年11月經醫生証實鼻咽癌後,心裹自問終於選中我,因為在家族成員中分別因肺癌、肝癌、鼻咽癌、腸癌而去世。當時心感無耐地接受電療手術,而電療次數接近60次,兩個多月的療程完結後,後遺症終於出現。由發病至電療共消瘦了20磅,體內分泌失調及非常虛弱。除面部出現黑焦、頭髮脫落、喉嚨食道嚴重受傷、難以進食、聲帶沙啞、說話呼吸困難、鼻敏感、流耳膿、耳鳴 (聽覺只有4至5成)、腔口骨經常微痛,每晚只好坐在床邊入睡2至3小時。加上出現沙士疫症,內心更傍惶,當時只好四處找尋中西良醫都不能減低痛楚。此外,在2002年,我的游離甲狀腺素及甲狀腺激素都不合格,分別是4.7ng/dL及1.02uIU/mL。

後來至2003年7月初經朋友介紹才認識「太極五行自我康復工程」,當時第一次見趙院長時跟她說話也非常困難,當她了解我的病情後第一句說話要我  ‘立刻煉功’,這才是最佳治病方法。於是我在2003年7月參加基礎課程,並在同年7月底時需要參加第一次服氣辟穀強化康復班,因何老師到港教授。在學習太極五行功期間,每天需要高密度煉功,當時真的有點受壓。不知怎樣分配時間。在同期學習煉功的學員中,我是最懶的一個,理由是每天都要上班,練習時間最少,所以經常被趙院長嚴肅地提醒。

經過修煉及服氣辟穀後,身體有異常反應,呼吸比從前暢通,每晚可以趟在床上熟睡,腔口骨經常微痛的次數減低,所有後遺症漸漸減退,同時出現氣沖病灶,在電療期間咽喉位置推積的血痰從口內留出,還有出現全身水腫,高燒至102度達兩天時間,初次遇到這情况是非常驚恐,立刻致電院長問怎樣處理,她用四字真言回答 ‘繼續煉功’,當時別無他法亦只好相信就繼續煉功。

轉瞬間在年半時間經歷4次辟穀,每次辟穀後出現不同氣沖病灶的後遺症一次比一次好轉,精神比煉功前好,因每天勤煉功加上辟穀後都會提升身體自愈系統運作,使身體內的變異細胞清除,正常細胞再生,加強免疫能力。在修煉太極五行功前會吃中藥幫助調理身體,經煉功後己停食所有中西藥,不再依賴任何藥物。

2004年10月尾前往醫院做了一次全身電腦掃瞄,報告結果:沒有任何變異癌細胞出現在身體任何位置,曾經電療的部位連傷口已消失。

2007年6月發覺舌頭中央的位置不知甚麽時候出現一粒類似黄豆大小的異物,原本美麗的彩虹又再變成黑雲,於是再一次入院做電腦掃瞄。報告結果:異物只是一粒息肉,並非腫瘤,而血液內的癌泄胞再一次減退。同年7月何老師再到港教授服氣辟穀強化班,六天的強化辟穀使彩虹重現。

2008年8月尾在炎熱的天氣下傷風感冒,咽喉沙啞、喉龍發炎,每次發咳時,鮮血從鼻孔流出。見醫生做檢查,報告結果:鼻膜發炎,但流鼻血及咳漱時間維持約一個月還沒有好轉。於是回研究院見趙院長,她每次都用四字真言回答我的問題 ‘服氣辟穀’。雖然短短四天的強化班並服氣辟穀,但病魔不知不覺地消失。病魔偷偷流走的情况巳經不是第一次。每次的經歷都是修煉太極五行功及服氣辟穀收到的成效。在2008年8月的體檢報告,我的游離甲狀腺素已回復正常,是0.87ng/dL,而甲狀腺激素基本上都正常了,是4.7uIU/mL。

經常與朋友交流、談論可以接觸太極五行功是緣分,如果修煉到太極五行功是福分,緣分和福分共同擁有,不是用說話可表達,是用內心體會和感受。最初接觸 「太極五行功」是一無所知,第一次聽何老師上課後,不其言領會到他用簡單的講學方法,但內容有深度,這是否 ‘緣’ 與 ‘福’。修煉太極五行功有三句功義: ‘以善為根’  ‘以容為本’  ‘以讓為上’  及四句功境: ‘忘掉疾病’  ‘忘掉煩惱’  ‘忘掉環境’  ‘忘掉自我’ 簡單的七句真言在修煉中領會到便會自然實踐,不但可以自愈身體,還可糾正心態,煉功的好處是一生受用,更可提升個人思維。其實每個人的思維、行為和表現是發自內心。對這套念力醫學「太極五行自我康復工程」的功法要有信心,只要用心去修煉,自然有成果,收獲多少由自己衡量。

到現在要感恩何斌輝老師創立「太極五行自我康復工程」,他用創新念力醫學方式教授學員,而不服食任何藥物,可自我康復的理念,在醫學上是一項偉大創舉,他的成就值得宣揚及推廣,可使更多人得著,重返健康之路。

2009年4月

唐逸

甲狀腺癌轉移乳癌改善案例

香港學員﹕唐逸     金融界從業員

借此WISH成立十周年之際,我願與所有朋友一起分享我煉太極五行功9個月的經歷和感受,希望與大家一起共勉。

我於2008年夏天在倫敦醫院被確診為甲狀腺癌,儘管醫生說這是所有癌病中治愈率最高的,可是這個消息,對我30幾年一帆風順的生活是個不小的打擊。經過手術,碘放療及電療的治療後,於2009年5月經過檢查後,醫生說癌細胞都消失了,我可以恢復我的正常生活了。又經過了6個月的跟蹤檢查,沒有發現異常現象。於是在2009年11月我決定來香港開始我人生中的新篇章。

然而厄運在我到達香港後的3個月再次降臨。2010年3月我又被確診為乳癌。這次的打擊比第1次要強烈些,畢竟我還很年青,怎麼會一下子就得這麼嚴重的病。悲痛過後,我和我的家人及時調整心態,積極面對治療。我於4月初做了手術。經過偶然的機會,我認識了Sophia。她非常關心我的病情,並介紹我認識太極五行自我康復工程。這份因緣讓我的生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在Sophia的鼓勵下,我手術後兩週便報名參加了太極五行自我康復工程的6天全日強化課程。在上課前,我對氣功及自我修煉完全不了解,更不知道有自我康復工程。心想來試一試也沒有壞處。當時我出院剛剛兩週,身體相當虛弱,左手因傷口疼痛只能抬到胸前。當時想可能堅持不了6天的學習。一天,兩天,三天的學習結束了,我儘管有些累,但精神都不錯。第四日清晨上山採氣可以說是我這一次學習的轉捩點。沐浴在清晨溫暖的陽光中,我全身都得到了放鬆,氣感也比前幾天強。六天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我驚喜地發現,我的手已能抬舉過頭頂。這個小小的進步郤給了我一個積極的訊息,我自己的身體真的能自愈。

強化班結束後,雖然我在家天天有煉功,但是時間不太長,平均每天3、4小時。接下來我接受了化療,這次身體又接受了一次更大的挑戰。2010年7月我化療做完後,身體更加虛弱,每天的睡眠時間很長,體重雖然沒有減輕,但感覺全身都有些水腫。就這樣我在家自己煉功又過了兩個月。2010年9月初,天氣稍微轉涼,我也有足夠的力氣坐公車,於是我決定參加中心的煉功堂。自此,我煉功的時間增加了每天至6小時。在趙婉君院長的鼓勵下,我決定參加11月的辟穀班。我發現每天煉功6小時與每天煉4小時的效果不一樣的。每天多煉兩小時,可令身體進步得更快。

儘管第1次辟穀是試驗性的,我自身的感受都是強烈的。我用4個字總結的的第1次辟穀經驗﹕痛併快樂。對好幾天不吃飯,我心裡還是有些忐忑的。第1天的飢餓感最強烈,身體開始變冷。到第2天雖然不餓了,可是疼痛出現了,頭痛、背痛,全身發軟無力,而且特別怕冷。我自嘲頭上戴了孫悟空的緊箍咒。這也是我煉功以來第1次有如此強烈的氣沖病灶現象。平時煉功時氣功病灶都是短暫的。第6天恢復飲食後,奇妙的事情發生了,疼痛一點點消失,身體變得輕鬆起來。當然,我這次辟穀除了身體上的收獲外,更大的收獲還有思想上的。我明白了一個淺顯並深刻的道理,我的身體是因為自身的思想出了問題才會產生疾病,所以改變觀念,樹立一個健康的人生觀,那麼疾病也會一天天過去。

明白這個道理後,煉功已不但是單純地煉氣功,而且成了我修養身心的必經之道。所以我是幸運的,我感謝身體的疾病讓我認識了太極五行自我康復工程,也為我開始了人生的另外一道門。當我身體健康時,我得到過很多,可是想要的更多,所以經常患得患失。現在我明白,我已擁有許多,所以放下,用平常快樂的心過好分分秒秒。

我煉功的時間不長,也沒有像有些朋友那樣在短時間內病痛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只能說我的身體在一點點的好轉,體力在慢慢地恢復。我現在只想好好地煉功,不擔心未來,踏實於現在,就與過去和未來同在。

在此我想感謝WISH的趙婉君院長,教練們及工作人員和煉功堂的師兄師姐,謝謝你們的關心和鼓勵,也希望WISH有更多的十年!

2011年1月17日 

張寶蓮

甲狀腺腫瘤、心跳、情緒不穩定、失眠案例

香港學員﹕張寶蓮        文員

我在2003年12月發現甲狀腺出現問題;在未接觸我「太極五行自我康復工程」前,身體出現許多毛病﹕心跳、手震、失眠、體重時升時降、氣量不足,要經常深呼吸、容易疲倦、記憶力差及反應慢等。於2006年12月做了切除甲狀腺手術;甲狀腺左邊的腫瘤及兩邊正甲狀腺均已割除。正甲狀腺只留下8分之1。手術後,心跳比正常快。

於2007年6月參加了「太極五行自我康復工程」的基礎班。之後參加了WP20日工作坊於中心每天煉功。煉功約一個月後,便參加了何老師的強化課程進行服氣辟穀。

一連8天的辟穀期間,從第1天開始,已經有氣沖病灶反應。到了第6天時,更有發燒情況,持續了4天才退燒。從第1天開始辟穀到恢復飲食期間,整整兩星期內咳得很厲害,還吐出很多痰。(差不多有兩大湯碗) 痰的顏色有白色、綠色、黃色,到最後更有少許灰色黏在痰上。在上WP20日工作坊煉功時,已發現喉嚨內有很多痰黏著,但怎也吐不出。估不到一吐,就吐出兩大湯碗的份量來。

另一個意外收穫,就是主要病灶,甲狀腺。做完手術後,有一個後遺症。喉嚨內好像有一個包壓著及傷口有拉緊感覺。每天一起來就有這感覺出現。在六天強化班期間,這兩個不適處完全地消失了。直至恢復飲食期間,再發現另一個驚喜;就是我的聲線變得比辟穀前厚,因手術後,我的聲線已變得薄弱。

由辟穀第一天開始到現在,我已停止服甲狀腺藥;一切心跳、手震、失眠等毛病都再沒有出現。精神比煉功前好。內分泌及賀爾蒙失調等毛病亦有所改善。我現在堅持繼續返中心煉功,每天煉功8小時。我對「太極五行自我康復工程」很有信心。我定必重拾健康!

2007年8月10日

李何聖儀

類風濕關節炎康復案例

香港學員﹕李何聖儀  (來自溫哥華)    退休商人

自從1996年因意外跌倒,傷及頸背腰手腳等多處,因疼痛引致嚴重失眠半年。

近年更患有甲狀腺高抗內分泌失調、腸胃病、神經科:雙手腕管線合症。風濕科﹕干燥綜合症。(眼鼻喉及皮膚干燥,腸胃不適。)類風濕關節炎的不能痊愈的長期慢性病,令免疫能力減退。

怎料2003年4月我例行身體檢查時發現乳房有異影,經活細胞測驗手術後,證實患有第三期尾強惡性乳癌。與專科醫生商議後,為免後患,決定再作全乳房切除手術並同時割除13粒淋巴結。可幸是不用做電療和化療,但需要服藥五年。可能當時身體免疫力下降,致左右手腕管綜合症腫脹痛楚加劇,致不能書寫活動,另一專科醫生亦安排分兩次手術,擴闊腕管道以便神經線正常運作。

想不到一年內經歷六次不同的大小手術,但最痛苦是膝蓋骨和手腳指骨節呈腫脹劇痛,晨僵等痛病況,四肢不能自由活動,生活完全不能自理,需要家人貼身照顧。我嘗試中西醫藥、針炙、推拿、物理治療等手法,那時只能用西藥暫時消腫止痛,而物理治療能夠加強四肢活動力。所以醫生都說類風濕關節炎,目前是無法根治的,只能延緩病情,將痛楚減到最低。

由於我有運動障礙,不宜行動太多及劇烈運動,以免加重骨關節發炎。所以初時女兒提議我乘回港之便,前往WISH學習太極五行功用自愈力治療時,我不置可否,半信半疑。就這麼簡單能治病嗎?自己周身病痛,連站立久些都成問題,何況返回香港,中國等地的行程早已編排好,難以配合上課日期。但經不起女兒強烈的鼓勵,而丈夫更陪同學習支持我。(他2003年夏天突然右耳失聰,左耳只餘三成聽覺,所以上課是聽不到,只憑講義預先理解學習。)

由於報讀課程的學員眾多,名額已滿,要特別安排11月份先上第4,5,6課;十二月份上第1,2,3課;剛好配合返回溫哥華的日期。令我喜出望外的是上課第二堂身體已有反應,晚上睡覺時右邊手腳可以完全平臥床上,不用枕頭墊高膝蓋下,我曾試過全身不同位置,共使用六個枕頭去幫助減輕身體的痛楚。

上課時趙婉君院長用科學理據和醫學病例解釋病因的形成,用精簡而輕鬆的方法演繹這套太極五行功如何提升自愈力的奧妙,更加強我煉功的信心。我現時右膝蓋,右手腕已退腫,減輕痛楚,上下樓梯時骨關節沒有發出響聲。淋巴手術的傷口肌肉本來是硬的,但現已變軟。另外眼乾口乾情況好轉了,睡眠與腸胃都有改善。

我們返回溫哥華未夠一個月,目前每天煉功三小時,雖然偶有翻病的反應,但總比去年的情況改善。上星期我去風濕科覆診,專科醫生檢查後說﹕「比較三個月前的檢查,現時骨節已消腫,病況有進展!」

家庭醫生知道我學這功法,她也鼓勵我保持煉功。這一切正面的反應加強了我對太極五行功的信心,相信這套不可思議的功法,定能助我提高身體免疫力,可以健康地生活,活得更開心!

新年祝願人人健康,平安和樂!

2005年4月12日 

溫玉明

紅斑狼瘡及甲狀腺亢進康復案
香港學員: 溫玉明     (來自英國)                 退休商人            

本人是有甲狀腺亢進及紅斑狼瘡的人,在2006年6月證明有甲狀腺亢進,需要服藥一年半。本以為就此完結,但後來持續低燒,全身關節痛,口腔潰爛,貧血,全身痕癢,面部紅腫,當時關節痛到連穿衣服都有困難。主診醫生說可能是甲狀腺影響。當時每天除吃甲狀腺藥之外,還要天天吃退燒藥及止痛藥,但病情不單沒有改善,發燒持續及高燒,關節痛得連起牀也要人攙扶,日常生活受到莫大影響。

直到2006年8月份,家人提議我另覓其他醫生診治。當時經一位醫生診斷後,他立刻懷疑我患上紅斑狼瘡症。經驗血後,我確實得了紅斑狼瘡症。於是,我開始服用類固醇,醫生早已說明服用此藥會影響腎臟,遲些可能會腎衰竭。因紅斑狼瘡的病因主要是體內抗體互相攻擊,因此我的抵抗力比正常人差,很容易被感染,尤其是肺部,所以不適宜去人多的地方,而且最好配戴口罩;病情嚴重者甚至引發思覺失調及羊癎症,一想到這裏人也瘋了!我現在才45歲,還沒有開始享受人生,難到就要受到這種病的百般折磨﹖我不怕死,死亡是每個人都要經歷的階段,但我卻害怕疾病帶來的痛楚及成為家人的負累。我每天在想為什麼上天這樣對我﹖我不甘心卻又對自己的病無能為力;我不是醫生,不會醫自己的病,連醫生都這麼說,那我又可以怎樣呢?心中有著一連串的負面情緒,眼見自己的病情一天比一天差,只好消極地安排好自己的身後事。

另一方面,其實上天也對我不錯,朋友得知我患病,介紹我學習「太極五行自我康復工程」。當時我很開心,覺得人生有希望了!雖然我不知道什麼是氣功,但最少我有一線康復的生機。於2006年9月份參加了趙院長的強化課程。上第1天的課程時,我擔心自己是否能應付得來,因煉功時全身關節似痛得快要裂開,但每想起這是我唯一的希望,我便堅持到底。下課後,我覺得全身關節痛已經有了明顯的改善,以往我上落樓梯時都要扶着欄杆;那天放學後,我上落樓梯時都不用依靠欄杆來借力,從那時我深信此套工程可以幫到我。

於是,課程完結後,我每天堅持到中心煉功10小時,我看見一些癌症學員,他們的面色比沒病的人還要好;我當時想,癌病都可以自愈,那我定必康復。煉功直到現在已有3個多月,全身關節已沒再痛了,從第1天煉功起,我停吃類固醇,而且開始沒有發燒,口腔沒有潰爛,皮膚回復正常,連我多年來的失眠,胃痛都消失了,還有伴着我30多年的灰甲也不見了。當我回診所覆診並準備檢查時,醫生告訴我我的紅斑狼瘡病徵已全部消失,所以不用驗身了。至於甲狀腺亢進,由於11月參加了強化班,在完成服氣辟穀後,我已停服所有藥物,但甲狀腺指數依然保持正常,心跳由每分鐘110下降至現在每分鐘80下,心裏感到非常高興。

我堅持每天煉功,每年安排回港兩次,每次兩至三個月回研究院參加課程進修和煉功堂作強化煉功,2006至2008年她先後已辟穀過3次。於2008年9月回港前在英國檢驗覆診,已得到主診醫生證實我的紅斑狼瘡症已完全康復。回港後再往化驗所覆檢,檢驗結果 L E cells (Lupus erythematosus) Negative即播散紅斑狼瘡細胞已不存在,再次證實她的紅斑狼瘡症已得到完全康復。現時我依然繼續努力每日煉功來鞏固功效。因我知道並明白保持健康是終生的事業,我已將煉功融入為生活中不能缺少的一部份,並將煉功生活化。每天煉功已成為習慣,我享受煉功,並已成為我的樂趣,更能掌握自身健康的主動權。健康便是財富,擁有健康便可擁有一切。

在此衷心多謝趙院長時常提點及指導我們,雖然最初對院長的教導有點不接受,忠言始終是逆耳,但後來自己慢慢領會到箇中意義。此外,我亦要多謝何老師,他的無私、堅持及信念,令我獲益良多。

2009年4月23日

葉麗嫦

腦下垂體腫瘤康復案例

香港學員﹕葉麗嫦        年齡﹕61歲           職業﹕香港退休護士

腦下垂體位于人體大腦的中央,總管全身的內分泌功能,重要性不言而喻!

2005年 8月我被診斷出患了腦下垂體腺瘤[良性瘤],亦稱巨人症或肢端肥大症。腫瘤導致生長激素[Growth Hormone]分泌過量,結果使器官如舌頭、心、肝、脾、腎等變大,骨頭及軟組織增生,亦會造成糖尿病!我當時的症狀是頭痛、血壓突然飈升至200/120mmHg,整個人疲乏不堪,手腳較兩三年前大了兩個碼!幸而血糖水平正常。

治療的方法有三種:即手術治療,放射線治療[伽瑪刀] 或藥物治療[即每月注射體抑素] 。言而,三種方法均未達到理想的境界!我的腫瘤體積較少[12mm*6mm*8mm],我選擇了手術治療,雖然只有30%病人術後生長激素可完全恢復正常。

為我做手術的腦外科醫生是香港著名的高手,手術的結果是腫瘤切除了80%,剩下的20%需要靠放射治療或藥物治療。這種腫瘤的復發率頗高,藥物並不能百份百保證不復發。如果選擇放射治療,可能會做成腦垂腺機能低下症及腎上腺和甲狀腺機能不足,亦可能會中耳積水、傷害到腦部及視神經。手術後,我選擇了用口服藥物[Bromocriptine]來控制腫瘤,須要終生服用,但不保證一定有效!有些病人在術後一年之內,雖然服藥但腫瘤復發,且較之前體積更大!需要再動手術及進行放射治療!

我非常幸運,手術後半年,我的一位中學同學介紹我認識太極五行功。2006年 4月第一次上何斌輝老師的課,聽了他的理論,十分折服,於是開始煉功。我的氣感較弱,煉功時沒什麼反應。一個月後,進行為期六日的辟穀。辟穀班由何老師的大弟子趙婉君院長主持,辟穀的第一天,便停服所有藥物,包括控制腫瘤藥物、血壓藥、心臟藥、胆固醇藥等全都是在發現腫瘤後開始服的。這六天在高密度、超強化的煉功中渡過。在辟穀的最後一天[第六天] ,有次在煉靜功時,忽然打噴嚏及流鼻涕,到神水沖病灶階段,我意念想象瀑布沖洗我的腫瘤時,竟然覺得腫瘤處好像平滑了,真神奇!辟穀後,每日煉功7-8小時,我的生長激素及生長素介質-C [Insulin-like Growth Factor 1] 水平在沒有藥物的控制下開始下降!2007年再進行兩次辟穀 [由何老師主持] ,每次為期五至六天。2007年 10月 [煉功一年半] 我的生長激素及生長素介質-C已回復正常!雖然磁力共振顯示我的殘餘腫瘤仍在,但我已完全沒有病的感覺,而且已經可以穿比手術前小一號的鞋子了!

從2008年起,我每年辟穀一次,每日煉功3-4小時,最近一次復診,內分泌科的醫生不相信我沒有服藥,因為我的生長素介質-C的水平比服藥的病人還要好![按:生長素介質-C簡稱IGF1能最準確反映腦下垂體腫瘤情況,正常值為10.5-29.3nmol/L]

煉功的過程中,會有翻病的情況出現:就是明明病情有進展,人越來越舒服的時候,忽然間又會變得不舒服,好像又再次生病一樣,這是最關鍵的時刻,有些人這時會覺得煉功無效,放棄煉功!這時節,信心最重要,只要繼續煉功,不久,不適的感覺便會過去,而且比之前更舒服,人亦變得更健康,千萬不可放棄!

煉功三年,不曾感冒過一次,往績是每年起碼一次!伴隨我廿多年的膝痛亦悄悄地消失了!現在,煉功已成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份!

2009年 5月

談荷芳

中耳炎、糖尿病I型及甲狀腺案例

香港學員﹕談荷芳                推拿師

我是談荷芳,於2006年4月份參加了強化班。本人屬樂天派,在患病期間 (本人有血糖高,糖尿病,經痛,甲狀線等問題。) 仍可笑對人生。但由於疾病令人身不由己,特別是要每天注射4次胰島素。有時候,自己亦會為此感到沮喪;而且有時候會較別人容易疲累。

煉功後的第1天找到病灶,右手肩附近很不舒服。煉功後的第3天情況開始好轉。第5天基本上己康復。第4天煉功期間,左耳有氣沖病灶情況;因以前曾患中耳炎。雖現尚未完全康復,但深信很快會好起來。此外,本人患糖尿病I型,要每天注射4次胰島素 (進食前)。煉功期間不感肚餓,所以由自己主動每天4針減為2針。血糖值正常。另外,我在煉功第1天亦已自己主動停服甲狀腺藥;雖未檢查,但自己身體的感覺告訴我是沒問題的。

我的煉功心得是煉功過程要專心一致,而且若然收功做得好的話,整個人會感覺頗精神且輕鬆呢!

2006年4月13日

譚美蓮

頭風、耳水不平衡、腰骨痛、心悸、甲狀腺腫塊康復案例

學員﹕譚美蓮                  家庭主婦

三十多年前產下女兒後,因當時家中沒有電熱水爐,於是坐月期間便到髮型屋洗髮。進店洗完頭後等了十五分鐘,髮型師才過來替我吹頭。吹完頭後覺得有少許不自然,但此後頭部只要稍受風吹便覺暈眩,因此手袋永遠帶著絲巾隨時準備包頭。看了很多醫生,中醫說是頭風,西醫說是耳水不平衡,針灸醫師也說是頭風,脊醫也看過,都沒辦法。無計可施,頭暈時唯有看中醫。三十多年都是這樣過。

2010年11月上課學習太極五行自我康復工程,煉功約三、四個月後,有天在商場逛街,突然覺得頭頂冰凍,初時以為是有冰水滴到頭上,伸手摸摸卻沒有水,但冷得像有一塊冰放在頭頂、有寒氣湧上來似的,很想曬太陽。於是趕快走到有太陽的地方,讓太陽曬了二、三十分鐘就覺得舒服很多了。之後,就沒有頭暈現象了。

此外,我以前做任何事都非常心急!經常有腰骨痛,不能坐矮椅子,心悸,甲狀腺有腫塊,筋骨僵硬,食量大,每天要吃四餐,而且份量很大。煉功後,我做事淡定了,少了心浮氣躁,腰骨有好轉,可以坐矮椅子,心悸已沒有再出現,甲狀腺的腫塊消失了,筋骨較以前柔軟,食量減少了很多,每天吃正常三餐。我心想才煉功幾個月,就有這樣好的效果,真棒!由於想快些去除病痛,便參加服氣辟穀班,現時每天煉功最少三小時。2012年11月,我參加強化及服氣辟穀課程。辟穀後,我減去20磅,沒有反彈,回復少女身段,感覺年輕20歲,令我滿心歡喜!

2012年12月16日

鄧芯如

甲狀腺亢進、長期失眠康復案例

香港學員﹕鄧芯如                公務員

多年來我的甲狀線素分泌不正常,經常會精神緊張、心跳加速及長期失眠,需吃安眠葯才可入睡。亦有腸胃毛病、經常嚴重扁頭痛;視力開始衰退。一年半前認識及接受了自愈力及念力之訓練後,身心及健康都得到極大改善。希望社會上有更多人可學習「太極五行功」而獲得更加美好的健康生活。

2003年

鄧詠嫻

腦下垂腫瘤案例

香港學員﹕鄧詠嫻              家庭主婦

10月27日至30日我參加了「羅浮山退修課程」,4日3夜的氣功退修課程。我獲益良多,這次是我第一次參加外遊煉功團。

自從我在2012年4月完成割除腦下垂腫瘤手術,5月17日參加了基礎課程,7月完成強化及服氣辟穀課程至今已有半年時間。我視這次旅程是我學習的升級班,功力再提升,身體元氣大增。如果不是勤煉功,手術後的我,身體不會復原得那麼快和良好。無論手術傷口及體能,經腦神經科、內分泌科、眼科的覆診報告,都證明我進展良好。自完成辟穀班後,我已經停服所有西藥了。

這次旅行,秋高氣爽,40多位學員友情大增。平時在煉功堂中各自專心煉功,比較少談話,今次我們都有機會暢所欲言,胃口大開。來參加的學員有老、中、青,年過60歲以上的不少,70歲以上也有3位,有姐妹、母女、母子、夫婦、朋友等,每位都對自己的健康有追求。無論每天清早6點採氣煉功,上午外遊行山,晚上睡前煉功都準時出席,有紀律,開心又齊心,做到這點是很難得。

參觀中國四大名觀的其中三個﹕沖虛古觀、九天觀及黃龍道觀,感受大自然採集天地之靈氣,身心愉快、輕鬆,不覺疲累。這些道家祖先修煉的聖地,也是我們修煉者響往的。

我體會到當我學會太極五行功的基本知識,除了回家練習外,更重要多參與研究院的煉功堂,在研究院集體煉功,氣場好,功力更倍增,特別對有病的學員,對康復更有幫助。還有教練們的輔導,趙婉君院長每次講授的煉功和健康知識,聽其他學員們分享等等,都會增強我對煉功的信心,功效更好。

比較一些單純只有在家中煉功,人的惰性會影響我對煉功的恆心和熱情,會減弱煉功效果。

2012年11月6日

 

我在2012年2月尾發覺右眼視野不清,有矇的感覺,驗眼後才發現是腦下垂有一個3×2.5×2.6cm的腫瘤。於是4月10日在瑪麗醫院割除腫瘤80%,餘下來的要靠服藥來調理我的荷爾蒙失調以控制腫瘤,藥物包括類固醇、甲狀腺素、尿崩丸、鐵丸等。但是我右眼受阻,視野矇矓的問題仍存在,醫生說這是正常,因為有20%的腫瘤還在,位置黐滿血管和神經線而不能切除,但已除去即時危險性。

2012年5月19日我參加了念力醫學「太極五行自我康復工程」的六天課程。上課後兩天,我便有反應了,右眼流出眼淚。連我兩年前因踏入更年期而開始出現眼水分泌很少和眼乾的感覺都大大改善了。另外,尿頻的情況也減少了。

接著7月21日我參加服氣辟穀強化課程。為做好準備,我7月開始每天都勤煉功有6小時以上。辟穀期間,我感覺良好,雖然頭兩天感覺很疲倦,特別是膊頭位置,但這是正常的;在煉功時,我感覺到身體透過皮膚毛孔散發出藥物殘留在我體內的毒素,因為我聞到這是我平日服那些藥物的氣味。教練指導說這是排毒反應。第3天我輕鬆了很多,每天煉功都很精神,能量高。藥物令我身體形成的中央肥胖,在辟穀6天便減去7磅,身體輕盈了。

我最高興發現我的右眼視野較未煉功前、手術前後都清澈了很多。辟穀後第4天到醫院覆診見腦科醫生,從手術前後的腦素描照片中比較,發現我的視覺神經線從以前被腫瘤壓迫到扁平的狀態變為現在鬆脹了,因為神經線離開了腫瘤,所以我的視野清澈了很多。醫生說我復原理想,我想要不是我勤煉功,那裡會有這麼快的收效呢!現在我已經決定一直停藥了,我會繼續好好煉功,我有信心將會減除腦下垂腫瘤翻發的可能性,殘餘下來的兩成腫瘤一定會消失。

研究院真是一個好地方,有趙院長的指導、教練們及多位資深義工可請教,令我更了解自己的身體狀況,配合煉功,得到更好效果。有幸學到「太極五行功」是我一生最正確選擇和受用的最好禮物!

2012年8月8日

陳碧瑤

舌癌化療及電療後遺症改善案例

香港學員﹕陳碧瑤         社工

我在2008年患上舌癌,要切除舌頭連舌根,因此我現在不能吃辣,而手術有很多後遺症,因為是舌癌三期,長了38顆淋巴瘤塞住喉嚨,須要清除,動手術導致頸部縫了40多針,因護士怕我太痛,所以要分2日拆線。醫生在我的小腿取了皮版和血管放上口腔,而切除舌根導致我要接受矯型手術,我當時不能進食,因而瘦了30磅,手術8個月都不能吃飯,須插胃喉、開氣孔,而且有大半年時間不能平躺睡覺,須45度躺著睡,這是由於怕舌頭會塞住氣管。

2009年7月,我要接受甲狀腺手術。因為我之前進行6次靜脈注射標靶治療,並連續58次電療,每天2次,之後出現副作用,在甲狀腺長了腫瘤而需要切除,而且又出現一些後遺症,我痊癒後重回工作,晚上會口乾致痛醒,要用特別的牙膏和漱口水來舒緩。

手術後3星期需要學習坐起和行走,有一段時間坐輪椅要重新學習走路,我今天走得很好很感恩。因為手術時在小腿取了血管,所以就算是痛也要走路,否則會導致長短腳。

回到職場後,副作用更多了,有口乾和頸硬,所以煉排毒功時,我的頸會動得很厲害,但我初學「太極五行功」時並未知道原因,因我當初學習氣功的目的只是想舒緩便秘、失眠等症狀。況且我的足底根膜炎進行針灸後都無效。我在《晴報》上看到報道便嘗試到來學習,而得到的效果是睡得好,而且口水增加。我每晚用特別的漱口水,目的是濕潤口乾狀況。 有一晚煉靜功後忘記漱口,第二天起來後感覺良好,因為我以前會口乾痛醒。我現在不太需要用漱口水,只在秋天乾燥時間中會用,而我的足底筋膜炎亦慢慢康復了,這是「太極五行功」法的神奇之處。我煉培元功時會自覺地踏地,但腳沒有感覺,只有腰和肩頸有感覺,後來不知是何原因,足底筋膜炎就康復了,現在我不說,別人都不會知道我的足部問題,今次參加七天遊煉之旅要行上泰山及嶗山,我丈夫怕我腳痛,說要買拐杖給我,我都拒絕了,因我自覺有信心可順利完成。

我曾經在書上看過,頭、頸癌會令大動脈容易中風,因為電療會令大動脈纖維化,我做完手術後,頭部歪了,而現在都康復了。

我煉功時出現氣沖病灶,第一次在舌頭長痱滋,,我很害怕,便回養和醫院找教授急症,他說是口水腺,我沒告訴他我在煉氣功,而後來沒事了。另一次又在舌頭長痱滋,這次我沒那麼怕,想第二天回養和醫院急症,但我早上回來找馮教練,他說是氣沖病灶,著我勤煉功,我下午回家喝下午茶後照鏡,發現痱滋消失了,都不知原因是什麼,真的很神奇,連我丈夫都不相信。

現在,我的家人見我煉功有效果,都開始相信我,並鼓勵我多煉功。我以前感冒會持續一個月,並且不停咳嗽,現在感冒只要3、4天便好了。有一次感冒,我想要看醫生後,一邊吃藥,一邊煉功,但那次反而感冒要2星期才康復,因此,下次感冒時我不看醫生了,因為藥物吃下後,身體更覺不舒服。感謝「太極五行自我康復工程」和研究院院長和教練,使我獲益良多。

2015年10月